被淘汰后,她的淘宝店瞬间涌进上万粉丝。

被淘汰后,她的淘宝店瞬间涌进上万粉丝。

慢热、话不多的盖盖,原本没觉得自己会哭,只是情绪上来的时候,还是没绷住,红了眼眶。

在综艺《这!就是街舞》第九期赛程中,专注国风爵士的盖盖遗憾离场,她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,先感谢了队长和队友,又感慨“终于可以回去了”,因为她有等着她回去的学生,还有等着她拍模特照的淘宝店。一旁的张艺兴队长同样红了眼眶,拉着盖盖的手送她离开。

盖盖今年27岁,她练舞的时间超过了23年,于是有了个称号叫“国风妈妈”。网络上有人评价盖盖:像个跳舞机器。绝佳的身体控制能力,一场舞里面能看到中国民族舞、爵士舞、街舞、拉拉队舞蹈的底子,甩起水墨丹青的舞蹈服,甚至还有武术的影子。

除了舞者,盖盖还有一个身份是淘宝店主兼模特,她将自己跳舞时产生的灵感,制成既能跳舞又能出街的衣服。节目播出后,盖盖的淘宝店几天内涨了上万粉丝。

街舞遇上中国风

很多人知道盖盖,是从她那段《卷珠帘》国风街舞开始的。

在《这!就是街舞》的海选赛里,盖盖身着水墨风露背套裙,跳了一段1分27秒的民族风街舞。柔中带刚的舞姿掀动裙摆,现场惊呼声不断。导师王嘉尔掩饰不住震惊,直接将代表晋级的毛巾戴到盖盖的脖子上。

在一般人眼里,“活力”“张扬”“青春”是街舞的标配形容词,大众眼里的街舞动作大多是在“翻滚”、“倒立”、“弹跳”,这和民族舞,根本上是两种风格。“大众眼里的是狭义的街舞,是流行的集体街舞。”

但在盖盖这里,街舞也可以被不同定义,最初将民族风柔性的动作融进街舞里时,盖盖并不被认可,网络上甚至有人评判道,“这不是街舞。”

直到《卷珠帘》大火,盖盖最开心的不是被王嘉尔送了毛巾,而是民族风街舞,被更多人认可了。这也是盖盖参加《这!就是街舞》的原因。

去年,盖盖本就有机会参加《这!就是街舞》,但她没去。“我性格慢热,偏冷,不适合这类竞争性的比赛。”盖盖坦言,一开始她甚至有点排斥选秀。

但她转念一想,这是个展示民族风舞蹈的机会。

今年5月中旬,盖盖拖着行李从成都到了上海参加集训营,紧接着海选,400进100。

通过《卷珠帘》拿到毛巾后,盖盖进了导师张艺兴的战队。开始了每天到凌晨的紧密训练,那段时间,盖盖和队员的生活两点一线,每天除了吃饭、睡觉,就是练舞。比赛让盖盖感到紧张,但她喜欢这样的高强度,“感觉就是不停地在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。”

在《这!就是街舞》里,盖盖一共跳了5部作品,参加海选时,她没想过自己会走这么远。

尽管是这届被议论得最多的选手,但盖盖还是被淘汰了,最后那场,盖盖和另外三位风格迥异的队友合作,其中还有一位外国人。编舞时,因为风格的差异,大家在舞蹈的阐释上产生了不小的摩擦。别的队进入排练阶段时,盖盖的队伍还在相互沟通的阶段,“要崩溃了。”

一直以柔性为主基调的盖盖也在最后一场舞里受了伤,有一个动作,是另外一个队员要将她举起来转一圈,最后膝盖着地,为了练习这个动作,直到现在,她的膝盖仍是青的。

没钱了

9月中旬,盖盖回到了成都,继续做编舞老师。和去上海前的情况截然相反,报名她的舞蹈课的学生爆满。她从以前30人的舞蹈教室,换到了能容纳100人的大教室,仍然不够用。

盖盖从幼儿园就开始学民族舞。她的身体似乎天生就是用来跳舞的,别的孩子需要忍受疼痛压腿下腰,她身体的柔软程度做这些游刃有余。

但在大学前,盖盖对舞蹈并没有太热衷,只是当作兴趣练习。大学时,她参加了学校的拉拉队,第一次意识到,自己空有柔软,缺乏力量。她不被教练看好,被批评“没有爆发力”,差点进不了队。

那之后,她每天在双腿上绑十多斤的沙袋,围着操场跑20圈,坚持举哑铃,锻炼手臂和双腿的力量。从一开始卸掉沙袋后,腿不停地发抖,到后来习以为常。

除了上课,盖盖几乎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练习和锻炼上。她随队去了瑞士、美国等地参加拉拉队锦标赛。

“被磨得很惨,第一次发现跳舞不是玩儿,是要把人拆了再重新打磨。”大学前,盖盖是被保护在温室里的娇艳骨朵,上大学后,她成了直面烈日的向日葵,将跳舞视作将来必走的路。

毕业后,盖盖在学校里教了几年舞蹈。但是她不甘心,每天按部就班,按照教材规定的动作授课。做个职业舞者,一直是她的梦想。

前年,她狠下心离开了舒适的学校,进了成都一家叫HELLO DANCE的舞蹈工作室,试图给自己攒下一些舞蹈作品。

离开学校的代价是生活上的妥协,“最明显的变化就是没钱了。”在舞蹈工作室编舞,教学,是没有底薪的,刚开始,盖盖没有作品,没有名气,招不到学生。一般的老师开课,前期会做充足的宣传,往往第一节试听课,学员会满堂。

但盖盖的第一节课,一个学生都没有。“加上我教的是线条爵士,年轻人都喜欢偏力量感的流行舞。”

看着舞蹈室空空的四面玻璃,盖盖只能咬咬牙,一边编舞,一边满城跑,教一些散课程。“一天最多八节课,分布在成都各个地方。”失去收入的盖盖只能挤公交车,想起那一年,盖盖笑了笑,“以前出门必打车,不走路,不挤地铁公交,那年为了省钱,节衣缩食,每天都跑断了腿。”

一整年,盖盖课上的学生加起来不到十个。而隔壁大教室里,有舞蹈老师一次带了100个学生。“这时候就怀疑,自己是不是选错了,留在学校,起码衣食无忧。”

除了跳舞,没有欲望

在HELLO DANCE的近两年,盖盖创作了不少国风舞蹈,她试图在传统舞蹈里,融入一些现今年轻人喜欢的元素,加入国风爵士、街舞因素。去年开始,她用几部原创的国风舞吸引了一批学生,但她仍没有机会使用隔壁的百人教室。

梦想填不饱肚子,是盖盖初入圈子每天要面临的问题。去年,嫂子向盖盖提议,可以开一间淘宝店,养活自己。

一直走艺术范儿的盖盖从没有创业过,一开始也的确打着“支撑梦想”的目的开店,她将嫂子经营的服装档口里的衣服上架到淘宝店,三个月没发出去一件衣服。

有一次,盖盖练舞时,临时起意,觉得自己的阔腿裤不仅适合跳舞,还适合平时上街穿。她将那款阔腿裤打板,找工厂生产,上架后竟然卖得不错。

在《这!就是街舞》的最后一场,盖盖被淘汰,她哽咽地向大家致谢后,玩笑似的缓和气氛,说自己的淘宝店好久没有上新了,要回去给店里当模特,继续卖衣服。

这句无意的“广告”没有被节目组剪掉,节目播出后,盖盖的淘宝店短时间内飙升了上万粉丝。她在《卷珠帘》里穿的那款黑色露背舞蹈服,成了店里的爆款,几天内卖出了几百件,盖盖的微博私信里,全是来问她,“你淘宝店叫什么名字?”

现在,盖盖店里的衣服,都是请了设计师帮忙设计,灵感则来自于她的舞蹈动作。款式一方面要为舞蹈的视觉效果加分,也要符合普通女生穿出街的需求。

从上海回来后,盖盖的生活仿佛装上了马达,全都围绕着舞蹈展开。除此之外,盖盖大部分的时间,都在舞蹈工作室里编舞、教舞;忙着给淘宝店上新。

她的母校成都体育学院聘请她当流行舞老师,她每周都要回学校给学生们上课。学校告诉她,要办一个流行舞系,发扬国风流行舞蹈,由她来当授课老师。

盖盖很兴奋,她实现了当初参加选秀的初衷——让更多人喜欢国风舞。

小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