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原薇娅:击碎流言蜚语,半年赚到30万

我的直播间没有漂亮男人,唯有脱贫致富的小故事。
扎西卓玛再也不想碰直播了。
去年7月,这个青海牧场上的贫困藏民,刚刚直播时,她并不知道自己是整个青海省海南州第一个藏族农民主播。她只有区区1700个粉丝,卖货效果也并不好,但她依然坚持在直播间里,又唱又跳。
但村里的流言蜚语却盯上了她,有人说她在直播时,找了漂亮的男子。卓玛的丈夫多杰是个老实人,村里的“好心人”不断去提醒他,“老婆马上要跑了。”
卓玛很生气,一病三四个月。她发誓,不当主播了。
为什么要直播?
青海有大湖和蓝天,有草原和美景,青海也有常人无法想象的贫穷和闭塞。
成为一个主播,对于世代居住在草原上的藏民而言,绝对不是一件易事。当地人一直使用公用电话,这两年才陆续换成移动电话。扎西卓玛的丈夫多杰有一个摩托罗拉的手机,是几年前在附近的寺庙做义工时,庙里的活佛送给他的。平时只会接打电话和偶尔发两条短消息。
去年为了直播,卓玛去县城买了一个苹果7,二手的,1100块钱,店里的老板说,用这个手机直播不卡,她咬咬牙买了。
抱着手机走出店门,卓玛头一回发现,自己也是一个有魄力的人,这算得上是卓玛花掉的最大的一笔开销了。草原上的人,没有多少经济来源,草原上的女性,多是放牧牛羊,忙里偷闲采些黄蘑菇,如果没挖到虫草,家里都是一块钱掰成两半用的。
实际上,虽然贫困,但真正用得到钱的地方并不多。

藏族人只要吃得饱,生活开心就好。以前有的孩子也不上学,不仅没有教育花费,还能当半个劳力。但现在,当地人也懂了“读书能出人头地”的道理,都把孩子送去了学校,学费、生活费虽然不多,但因为孩子多,也就渐渐有了压力。
有些条件差的牧民家,“女人买个卫生巾,都要瞄老公一眼,给个五块、六块的钱。”
牛和羊是牧民家的生活依靠,孩子上学,就用攒下的羊毛换钱,再不够,就卖羊凑学费,要是再不行,就只能出去借。
虫草最值钱,一斤虫草换一辆五菱宏光,但需要一家四口人,连续挖上两个月。而且,并不是谁都能挖得到那么多的虫草。
在卓玛眼里,过往的生活虽然生存无忧,但一颗心总是悬着,生怕明天这日子突然就过不下去了。她需要将生活的主动权牢牢地抓在自己手里。
她在一位支教老师宫海通的朋友圈里,看到了直播这个新事物。
寻找宫海通
卓玛和丈夫,去找了镇政府的扶贫办。扶贫的人当时还不懂直播,卓玛也一知半解,讲不清楚。情急之下,她翻出支教老师的朋友圈,展示那些照片和视频。

当地农村也有合作社,一些贫困户的牛肉、羊肉、黄蘑菇,会放在合作社卖,但一个都卖不出去。卓玛听宫海通说,直播能卖。扶贫办的人却将信将疑。
回到家,卓玛跟丈夫商量,“去找宫海通。”
宫海通当时已经离开青海,回到了山东济宁。2012年,宫海通以志愿者的身份来到青海湖边,义务教育当地的藏族孩子学习汉语。也是在那段时间,宫海通结识了寺庙的维修工人多杰,也认识了扎西卓玛。
一来二去,宫海通也帮助这对夫妻,学会了用普通话做一些简单的沟通。
丈夫一听,要出远门,当时还犹豫了。毕竟,别说去山东了,两口子连省城都没去过。
果然,在飞机上,卓玛就闹笑话了。
飞机在空中突然有些颠簸,卓玛以为坐了坏的飞机,害怕得很,她拉住一个乘务员的手,她要开窗,她还想下飞机。把一群乘客搞得哭笑不得。飞机坐到山西太原,一落地,卓玛就慌了,“我去的是山东济宁呀,怎么把我拉到山西去了?”
幸好遇上一个好心的老阿姨,也是同路,就让卓玛紧紧跟着,一路把这个手足无措的中年女子,带到了济宁。
见到宫海通时,卓玛开门见山,“你一定要回青海来,帮我们把这边的好东西卖一卖,要是卖不好,我们牧民来负责。”
宫海通就这么“连蒙带感动”地重新回到了青海。
主播卓玛
很快,主播扎西卓玛出现在了镜头跟前。她还是一身平时的打扮:藏族风格的衣袍,绿松石耳环、银色的锁骨链和手链。此前,紧张的卓玛,特地跑出去洗了一把手,“草原上的女人,干活的手都不太干净,我得整洁一点。”
刚开始的时候,卓玛的普通话不流利,她就唱唱歌,跳跳舞。她也知道自己年纪大了,肯定比不了年轻女孩好看,但宫海通说,底下有人在鼓励她,不要放弃。
几次下来,宫海通找卓玛说,不会普通话还是不行,“得学起来。”
之前,每天晚上的《新闻联播》,卓玛能听懂一半,却说不到那么多,女儿就让她照着主播的声音,跟着念,但她还是跟不上主播说话的速度,女儿就给她找来了《甄嬛传》,卓玛乐了,不仅能看剧,而且片子中的台词讲得都特别慢,她能跟得上节奏。她就这么听着声音,对着口型,学了几个月,不知不觉把这部剧刷了70遍。

卓玛慢慢发现,自己能够用不那么流利的普通话,跟屏幕背后的陌生人交流了,大家叫她“藏族大姐”,要她多讲讲草原上的生活,直播间的粉丝也突破了上千人。
但卓玛并没有高兴太久,她整天带着手机直播的事,在牧民当中传扬了开去,很多人不理解,也有不少人开始说出一些闲言碎语,甚至伤人的话。
“不种地,不放牛,不管孩子,老是在家里玩手机。”
“她在直播间里有一个漂亮男人。”
“她马上就要丢掉老公,跟其他人跑掉了。”
……
卓玛病了。
医生说她是劳累过度,只有她自己知道原因。
她想不明白,直播屏幕背后的那些陌生人,会夸她普通话好,会鼓励她坚持直播,但现实中的身边人,为什么却如此恶意满满?
赚大钱不是最自豪的
扎西卓玛的直播间一直停到了今年的4月,那是草原上开始挖虫草的季节。
电子商务这个词开始频频出现在镇上的各种扶贫会议上。卓玛本就不甘心这么轻易放弃,“要让他们知道,我在直播间里是做正经事的。”

4月的一天,牧民们突然发现,卓玛带着大檐帽,举着手机,再一次出现在了草原上,她正在一边挖虫草,一边直播。没有漂亮男人,没有恶意揣测,人们开始彼此打听,卓玛做直播,是不是真的能赚到钱。
他们惊讶地得知,生意最好的时候,卓玛一天能赚七八千。这差不多是很多牧民一年的收入。
当地的镇长欢天喜地地跟各社长、村长说,谁家卖不出去的牛羊肉、黄蘑菇,都去找卓玛,这一下,远近八个村的五百多户村民,陆续都来了,各种特产,一股脑儿地往卓玛的直播间里塞。最远的人,赶了40多公里的路。
重新当上主播这半年,扎西卓玛两口子已经挣了30万元。
不过,就像卓玛说的,草原上的人,能吃饱饭,赚再多的钱,也没处花。金钱给她带去的满足感转瞬即逝,但能给其他人带去一些变化,是卓玛最感自豪的。一位70多岁的老人家能用采黄蘑菇换的500块钱补了一颗牙,此前,这位老人的牙齿已经坏了6年没舍得花钱补上;一位年轻人替她开车送货,有了稳定收入后找到了对象。当地有一个妇人,刺绣做得特别好,她一直都不认同卓玛做直播,前两天,两人在路上遇上,对方竟然主动跟卓玛搭话,问她能不能卖刺绣的小包,她要维持三个女儿上学的费用。卓玛一口答应了。

如今,即便是围了一圈牧民,她也能自信地开播:“大家好,我是扎西卓玛,这里是青海湖边的江西沟乡,我的家乡天很蓝、草很绿、特产很多……”

小诺